你的位置:淫色8888 > 先锋小说 >

雷军,拼了

发布日期:2022-09-19 08:02    点击次数:67

  作者 | 南风窗记者 黄茗婷

  不久前,“雷军卸任”的消息登上热搜,一时间,雷军的职务变动又成为网友们热议的话题。

  事实上,他卸任的是北京小米电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,而这也不是雷军第一次卸任小米集团的子公司职务。

  自2021年3月小米宣布造车以来,雷军已退出多家小米关联公司,有小米内部人士表示,他的精力已经主要放在了造车业务上。

  小米造车,被雷军称为“人生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”。

  “我愿意押上我人生全部的声誉,再次披挂上阵,为小米汽车而战!”在2021年3月30日的小米春季新品发布会上,雷军如此形容道,仿佛当年那个燃烧着“硅谷之火”的创业者,又回来了。

  在互联网风口乏力、行业人物露面日渐减少的当下,唯独雷军,还保持着高频的活跃度。

  从湖北仙桃小镇出走,成为武大史上留名的天才程序员,进入金山挂帅,创建小米,改变中国手机在世界的地位,雷军身上的理想主义色彩,总是容易让人为之一振。

  在中国互联网的江湖中,雷军不是地位最高的。但论迎着IT潮头、连续创业的企业家,雷军应该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。

  但种种辉煌之外,雷军创业的心酸也是可见的。

  他不忌讳谈论失败。在今年的年度演讲中,他将平实的语言化作手术刀,解剖自己创业三大失败:金山“盘古”软件系统敌不过微软、“盘古”的失败将他带入低谷开始“内耗”、创建卓越网却在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中陨落。

  在刮骨疗伤般的剖析中,他将创业失败与互联网变局的肌理脉络梳理出来,他总结说:“创业真的需要一点点运气,真的需要对大势有精准的判断。还有,不管你多么聪明多么勤奋,我觉得永远不要低估风口的重要性。”

  十年前的“风口论”,几乎等于雷军的代名词,也是他创业东山再起的一个注脚。

  雷军离开金山后,一边做天使投资人韬光养晦,一边洞察大洋彼岸谷歌、苹果、诺基亚等硅谷“老钱”“新贵”围筑互联网阵地的动态。后来,雷军捕捉到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,顺势而为,小米应运而生。

  但世事变改,当下移动互联网的风口消失在一代代技术的更迭之中,外界对小米“中年危机”的论调也开始蔓延。

  在智能手机市场触顶、互联网机遇难见的当下,雷军如何捕捉下一个“风口”的迹象?30多年来的创业与投资经验,如何锻造一个创业者的眼光与方法论?在下一个风口,雷军如何反应?

  形势在变化,雷军的“风口论”,也在革新。

  敢不敢亮剑

  “电动汽车,做,还是不做,这是个问题。”

  时间倒退至500多天前的那个夜晚,2021年3月30日,小米春季新品发布会第二场,雷军首次谈论小米造车的计划。

  为了准备这次新品发布会,也是为了准备造车,雷军提前锻炼身体,每日早起参加晨跑,但敌不过感冒的突袭。原本定于一晚结束的发布会,因雷军身体不适,被拆分成了两晚完成。

  意外频发的发布会,最终被小米造车的消息点燃。

  2021年3月30日,时任小米集团创办人、董事长兼CEO的雷军在发布会上讲述了小米进军智能电动汽车产业的决定

  “这个决策对今天的小米来说,实在太重要了。”雷军写道。那段时间,雷军陷于纠结之中,在白天时会想出10个必须造车的理由,到了晚上,思绪开始冷静下来之后,想的是“不能干的10个理由”。

  早在雷军宣布造车之前,这条赛道上已经是诸侯争霸的局面。特斯拉一家独大、“蔚小理”新势力崛起,而昔日小米想“干翻”的华为,也早与赛力斯结盟,此外还有百度、滴滴、富士康等企业入局。

  “投资教父”阎焱曾点评过此现象:“很多人想赶上这趟车,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最后多少人能活下来呢?大概就那么几家。所以造车运动会继续下去,但最终,绝大部分公司都会死掉。”

  造车是风口,也有着极大的风险。在雷军看来,问题在于:“敢不敢干,在困难面前敢不敢亮剑?”“还能有10年前一样的勇气,10年前一样的决心,甚至10年前一样的体力吗?”

  10年前,或者说,雷军的每一次创业,都与当下小米造车的形势类似:强敌环伺。

  30年前,WPS成为了国内软件市场的“当红辣子鸡”,但同年,Windows和Office进入了中国市场。与全球软件巨头微软抗衡,成为了金山能否活下去的关键节点。

  1997年,新浪、网易、搜狐三分中国门户网站的“天下”。眼看行业趋势愈发明显,雷军在金山成立了一个独立的部门,打算进军互联网。借鉴亚马逊的模式,新世纪来到之时,雷军成立了以出售饮料、书籍为主的网站卓越网。

  但这两次创业,均未能让雷军打赢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翻身之战。

  第一次是因为自身错误,金山出现一个后来被认为是致命的格式错误,使WPS用户能够通过格式开放转换到Office办公系统,用户日渐流失。在与微软抗衡的正面战场,金山溃败。雷军只得“在骨头缝里找肉吃”,绕开微软做出了《金山词霸》和《金山毒霸》。

  第二次是因为过于专注自身而错过外界的变动。“创办于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,倒下于电商全面崛起之前。”今年的年度演讲,雷军如此概括卓越网的衰败。无论是上世纪末的互联网门户风口,还是新世纪第二个十年的电商风口,卓越网都完美错过了。

  卓越网总裁林水星、董事长雷军、副总裁陈年(从左到右)

  这两次失败,深刻冲击了雷军长久以来形成的价值观。

  1969年,雷军生于仙桃。他说:“我从小就是好孩子、好学生,根红苗正,生在红旗下,长在红旗下。我如此笃信并践行着所接受的东西。”

  1987年,他以能考上清华北大的分数入读武汉大学计算机系,用两年时间读完四年的课程,在大一写的“PASCAL程序设计”作业,在第二年被老师编进了新生教材,大二时写的一个清内存的程序RI,成为了当时程序员们必备的工具之一。

  雷军是公认的第一代程序员里的学霸。周鸿祎曾经说过,在互联网的编程高手中,自己只能排名第三,前两位是求伯君和雷军。雷军沉浸在二进制的世界里,把代码变得像诗歌一样有序、规整和优雅。

  22岁时的雷军

  求伯君,是金山的创始人,也是雷军的伯乐,将雷军招进金山,也将总经理的职位交付给雷军。

  进入金山后,雷军每天工作16个小时,是中关村著名的“劳模”。他相信不怕苦、不怕累,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

  这么一个“想法单纯、积极向上、非常热情”的程序员,在成为金山高层之后,却被两次失败击碎了他的信仰。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雷军用“遍体鳞伤”来形容自己遭遇创业“滑铁卢”之后的状态。

  接连失败,冷却了他对于二进制世界的狂热,现实逼迫他理性思考:真正的创业者,要有周密的分析、严密的系统,还要辛勤工作,但决定一个企业是否能决胜千里的最重要一条,不是天道酬勤,而是顺势而为。

  黑色双肩包

  “在风口上,猪也能飞起来。”雷军这句生动形象又不无道理的话,成为了互联网世界里一句人人皆知的段子。

  但很少人知道的是,一句诙谐的互联网句子里,凝结的是雷军在人生低谷期的挣扎和思考。

  “滑铁卢”之后,雷军离开了金山。他后来称,离开金山的半年里,世界似乎遗忘了他。“没有一家媒体想要采访我,没有一个行业会议邀请我参加,我有的是时间,没人记得我。”

  言语里的落寞,和他在离开金山前的傲气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离开金山之前,他以CEO的身份参加了《波士堂》的节目。在这个商业人物脱口秀节目上,雷军说:“等你们《波士堂》不再管我叫金山的老板,而是直接叫我雷军的时候,我再来告诉你们(未来的规划)。”

  挣脱了金山给他的光环,雷军想要的,是属于他个人的创业计划,“做一家伟大的公司”。虽然经历了短暂的沉寂,但在两年的休整里,他没有停下来,而是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,观看全球资金流的流向。他分别在UC浏览器、凡客诚品、乐淘网等17家互联网相关的公司下注,人称“雷菲特”。

  一天,雷军穿着白衬衫、深蓝牛仔裤,背着黑色尼龙双肩包,与一名投资人走进了北京秦老胡同的一家面馆。他将那个双肩包打开,拿出了几部手机,将手机排列在饭桌上,开始向对方介绍起手机的品牌、类型、各项参数和手机的UI设计,如数家珍。

  那是2009年,iOS系统和安卓系统面世的两年后,一场手机技术的革新已“翻转了硅谷的两极”。大洋彼岸的这场变动,雷军看在眼里。

  此时的雷军,是UC浏览器的天使投资人。这家由何小鹏创建的公司,日后被马云收购,直接让雷军的400万投资翻了1000多倍。这个让雷军和何小鹏结缘的故事,成为了雷军日后预见下一个风口的注脚。

  何小鹏(左)和雷军

  回到那个面馆,雷军与投资人对谈的内容,是UC浏览器是否要从塞班系统转移到安卓系统上。

  再进一步,雷军思考的是,未来的手机市场,是iOS胜,还是安卓系统胜。

  雷军买了几十部iPhone,研究、把玩,和科技人士、投资人约着见面,交流、分享。未来的手机战场,是苹果、安卓平分天下,还是会有黑马的诞生?

  直觉告诉他,互联网的新世界正在到来。

  前两次的失败,促使他找寻那个“势”、那个“风口”。现在已经起风了,雷军决定,顺势而为。

  根植于国内发达的制造业,凭借擅长的互联网技术,加上运营卓越网等积累的供应链经验,雷军拥有了进入手机市场的资本,而他在投资界和全球互联网行业积累的人脉,让他能迅速组成一支精干队伍。

  年轻的工程师、产品经理、设计师来到中关村的银谷大厦807室,每天进行头脑风暴,雷军、各种科技极客聚集在安卓论坛里,“人人都是产品经理”,讨论一个受欢迎的手机系统和界面该如何开发。

  论坛、人人参与、形成扩散传播,在雷军看来,口碑是互联网思维的核心。这之后,小米积累了第一批“手机发烧友”。

  “为发烧而生”,2011年8月,在北京798,雷军将白衬衫改成了黑T恤;当年那个装在黑色双肩包里的手机创业梦,已经转化为了一家名为“小米”的公司。

  他在台上宣布,小米第一代手机面世。

  台下有人喊:“雷布斯!”—这个化用乔布斯的昵称,让人想起24年前,让雷军激动得在武大运动场上走了好几圈的《硅谷之火》,正熊熊燃烧。

  但此时的雷军,已经不是那个对互联网抱着单纯理想的计算机系学生了。他是雷军,“不做谁的第二”。

  2016年,雷军登上了《连线》杂志的封面,副标题是“不要叫我中国的乔布斯”。《连线》将小米当作中国创新的代表,以互联网思维,将消费者转化为粉丝,带动到产品的设计中。极致的性价比压缩山寨手机的生存空间,“让人们明白,中国不再只有廉价制造业和‘山寨’货”,雷军说。

  像猪一样放低姿态

  小米成立的12年间,成绩和风波相伴随。

  2014年,小米登顶智能手机市场中国第一、全球第三的位置。2018年,小米在港股上市成功。2020年,小米成为最年轻的世界500强,同年发布的小米10,开始了小米冲击高端手机之路。2021年,小米已拿下欧洲高端市场。

  但这期间也是危机不断。苹果总设计师曾指控小米剽窃和抄袭,魅族创始人斥责雷军曾在双方交流期间窃取魅族机密,2015年开始小米出货量骤降,这是一个难以逆转的趋势,还有股价下跌、被美国围剿制裁等不可控因素的出现。

  虽然才成立12年,但针对小米一系列风波的“中年危机论”已经充斥着互联网。

  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,2022年Q1,在出货量排名前五的公司中,小米市场份额下滑 18.4%

  雷军似乎又碰上金山遇到瓶颈时强敌环伺的情形。

  当初的雷军,破解瓶颈的方法论是先破后立:出走金山,沉寂蛰伏,瞄准风口,伺机而动。“台风来不来,什么时候来,从哪里来?”在当天使投资人蛰伏的两年里,雷军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。

  如今,小米也遇到了瓶颈,但与其说他还在判断风口在哪里,不如说雷军已在快马加鞭。因为,风口早已到来。

  早在2013年,雷军已拜会过马斯克两次,同年成为了特斯拉的车主,像当初成立小米之前那样,将风口的产物变成自己的“玩具”。

  雷军看中的风口,无疑就是造车。

  “车是最大的个人消费品”“智能汽车是智能生态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”,这些理由,说服了雷军认可造车的价值。更重要的是,“消费电子领域几乎所有的巨头都已纷纷下场布局,如果我们不做汽车,未来小米会不会沦为一个失去了成长空间的‘传统公司’?”

  简单来说,不造车,小米就是下一个金山。

  雷军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的人。

  “风口论”诞生的10年后,雷军重新阐释了他的“金句”。这次,重点不再是“风口”,而是那只“猪”。

  “‘风口上的猪’这句话的主语是猪,本意是说在进入新领域、寻找新机会时,放低姿态,虚心学习,既要埋头苦干,也要把握时机,顺势而为。”在《小米创业思考》中,雷军说:“我都把自己比喻成猪了,姿态低到底了,谁还能击败一个躺在地板上的人呢?况且,即便狂风在前,一头猪也不是能轻易飞上天的。”

  小米科技园门口的“飞猪”

  在小米造车还没定论前,雷军已投资了新势力中的蔚来和小鹏。而何小鹏,就是点燃雷军心中造车之火的那个人。

  雷军曾经迟疑过,因为造车“很苦”。但何小鹏认为“手机与汽车相比,汽车会更酷”。

  何小鹏成立小鹏汽车时,获得了雷军4亿美元的投资。雷军的这一笔投资,是在UC时期天使投资的“师生情”再续,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手。

  如今,在造车领域,雷军这位曾经带领何小鹏穿越互联网几次革新的“师傅”,在如今已是2021年国内造车新势力销冠创始人的“徒弟”何小鹏面前,也不得不“放低姿态,虚心学习”。

  2022年9月,雷军和部分小米高管们

  为了追赶造车的风口,在75天时间里,雷军和团队曾“经历了85场业内拜访沟通、200多位汽车行业资深人士的深度交流、4次管理层内部讨论会、两次正式的董事会”,最终才决定,小米正式进军智能电动汽车市场。

  曾有小米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,只要雷军在小米科技园办公,几乎有2/3的时间都待在小米汽车的办公楼里。

  当年那个每天工作16小时的“中关村劳模”,回来了。放低姿态、虚心学习、埋头苦干,雷军又一次,等待飞上天。

  文中配图部分来源于视觉中国,部分来源于网络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翔



上一篇:湖北麻城:生育三孩家庭买房及农民进城买房均补贴1万元    下一篇:没有了